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网络文学繁荣背后的隐忧

  导读:20多年前,互联网刚走进寻常百姓家时,网络文学还只是一批文学爱好者自娱自乐的“菜园子”,但现今它已经成为拥有3.78亿垂直用户的文学细分品类。从边缘文学成长为世界现象级的“文-艺-娱”一体化全媒体经营产业链,网络文学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步伐,走过了一条涅槃之路。在日前召开的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期间,多名专家指出,网络文学的繁荣发展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结出的丰硕文化成果之一,应将网络文学的发展置身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学发展的宏大叙事中。

  网络文学的疾、忧、困

  纵观当下国内泛娱乐产业的发展,影视、游戏、动漫、甚至图书,都存在同质化严重、版权纠纷不断、市场机制不成熟等问题。具体到网络文学而言,问题主要集中在内容、产业、市场三大方面。

  首先,内容方面具有“量大质低”之疾。网络文学创作和传播门槛相对较低,从业者的素养参差不齐。从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简称“原总局”)组织的持续两年多的网络文学作品阅评结果分析看,虽然总体趋势在逐年向好,但重迎合市场轻价值导向,重个人倾诉轻时代分量,重离奇猎奇轻文化底蕴等现象尚未扭转。总结起来,主要包括作品肤浅随意,暴力、色情等元素充斥其中,存在权力崇拜、金钱崇拜、物质崇拜等不良思想倾向,语言文字粗疏欠打磨,模仿抄袭严重等多个方面。

  其次,产业方面具有“急功近利”之忧。网络文学创作中的互动性使部分作者在其写作过程中更多顾及消费者偏好、片面追求经济收益;在读者“催更”的压力下,部分作品热衷于哗众取宠、博人眼球,把庸俗当通俗、把欲望当希望;在网络文学IP开发中,则存在对优质IP的匆忙立项、涸泽而渔和过度开发等趋势。由于“票房至上”“资本为尊”的心理作祟,导致其后续作品粗制滥造。

  最后,市场方面存在“失序失范”之困。毋庸讳言,目前网络文学市场规则还不够完善,监管手段尚不够有效,处罚措施也不够给力,致使抄袭之风蔓延,侵权盗版仍盛,给原创优秀作品的阅读消费造成严重冲击,极大损害了原作者的创作热情,戕害了创新活力;也有部分文学网站不遵从行业规则,疏于内部管理,甚至为有害内容的出版传播提供渠道,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

  如何迎来真正的“繁花似锦”

  纵观网络文学的发展史,有人将其分为青铜时代-黄金时代,也有人从萌芽-自由生长-野蛮生长-渐成正规等不同发展阶段来描述其成长历程。如果说2015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公布,提出要大力发展网络文艺,是网络文学“转正”的标志,那么,刚刚过去的2017年,可以说是网络文学步入红利期的一年。

  从政府层面来说,《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试行办法》等一系列法令的颁布持续引导网络文学向好发展;“剑网2017”进一步净化网络版权环境。从企业层面来说,继中文在线之后,掌阅科技、阅文集团等网络文学行业巨头相继上市,通过资本市场进一步做大做强。同时,通过“精品内容全平台共享计划”“开放平台计划”“IP星河汇”等多个专项计划,促进了网络文学及相关行业合作伙伴的规模化、多元化发展。

  而网络文学作为IP开发的最重要来源,其开发模式也呈现出新特征:首先,从大众化走向分众化。用户需求是不断变化的,特别是网生代具备鲜明的个性特征,一概而全的产品供给,并不能满足其垂直分散的内容偏好。其次,走向严格监管与精细化运营阶段。IP开发并非一蹴而就,快餐式的运作容易消耗IP本身的生命力。经营好一个IP,需要长远布局,从内容、制作、运营等各个层面协同入手。最后,全球化路线进一步推进。随着国内网文市场的火热,“出海”拓展新的市场也成为趋势,而当前海外地区主要输出仍以“文字”为主,未来如何增加影视剧、游戏、动漫等更多IP衍生形式的输出,将成为行业重点。

  针对网络文学繁荣背后的隐忧,从政府到企业以及整个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必将坚持“内容为王”的原则,且通过一系列有效措施来助力其健康发展。

  一是在顶层设计方面,通过完善法规制度实现理念引导。2014年12月,原总局印发《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系统部署了网络文学发展的基本原则、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2015年10月的《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2016年2月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以及《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试行办法》《关于规范网络文学出版服务秩序的通知》等不断为进一步规范企业运营行为,改善产业发展环境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