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26年“小龙虾节”背后的影视江湖

  对于国内影视人而言,六月是属于上海的。

  第25届上海电视节昨日已开幕,正式奏响了2019年上海国际影视节的序曲。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也即将于6月15日拉开大幕。

  为期半个月的影视盛典,使国内以北京为中心的影视圈无形之中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南下”迁徙运动。在这期间,影视人们忙碌赶场,谈笑风生,其中尤以上海国际电影节举办时日最为瞩目。

  作为国内唯一的A类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在国内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一方面,对于影迷而言,上海国际电影节华丽的展映片单成了抢手的香饽饽;另一方面,对于业界人士来说,上海国际电影节成为了国内电影人每年一聚的江湖庙堂。黄浦江畔小龙虾宴,影视之夜觥筹交错,共同构成了电影节之外的浮世绘。

  事实上,从1993年举办首届到如今的22届,二十六年的征程恰巧也是国产电影市场逐步开放直至壮大的历程。因而,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历史流变也正应对着国产电影市场商业化的发展。

  只不过,相对于其国内影响力,关于上海国际电影节“国际影响力”与奖项含金量不足的诟病也一直存在着。那么,走到二十二届的上海国际电影节,究竟该如何平衡它的多元化个性,并在众人期待之下完成它的国际身份构建?

  奖项之内:从3部到12部,

  国产影片数量增多、渐趋商业化

  1993年,彼时离第一部进入内地市场的好莱坞大片《亡命天涯》上映还有一年,而影响了此后国产电影市场发展的《关于当前深化电影行业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及其《实施细则》即“3号文件”刚刚发布。

  那一年,国产电影年度总票房只有13亿元。而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也就在那一年诞生,共有33个国家与地区167部影片报名参展参赛。

  2018年,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举办,来自108个国家和地区的3447部影片报名参展参赛。而那一年,国产电影总票房突破600亿大关。

  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也走到了第22届。在这个过程中,上影节经历了从原先的两年一届调整为每年6月举办(第五届开始);而从第七届起,设立亚洲新人奖评选,扶持新人成长;第九届,国际评委会主席第一次由国外电影大师担任;第十届开始,设立电影创投会;第18届起,创办互联网影视系列新项目。

  与此同时,国产电影市场也经历了从统购统销到面向市场的产业化改革,电影票房从10亿级到600亿级别的飞跃。不难发现,上影节与电影市场,在历史的长河里平行而上,互为见证。

  这点,或许从国产影片在上影节的表现,以及开幕式影片的变化可见端倪。(为了突出上影节的地域特点,把优秀的国产电影推到台前,选择国产影片作为开幕影片成了上影节不成文的规定;而每年有国产影片入围金爵奖,也是另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从上表可以看到,从93年举办至今,国产影片在上影节“露脸”的数量,整体呈上升趋势。尤其是从2015年开始,包括金爵奖、亚洲新人奖在内的总入围国产影片数量在10部以上,相比过往有了很大的提升。不难发现这其中所受到的当年电影产业发展的影响。2015年前后,正是国产电影市场高速发展的顶峰。

  具体来说,入围金爵奖的影片相对而言类型更加多样化,既有像早期冯小宁导演的《红河谷》、《黄河绝恋》《紫日》这样的战争三部曲,也有像田壮壮导演的《吴清源》这样的传记片,如《烈日灼心》《追凶者也》这样的商业类型片,也不乏《皮绳上的魂》《阿拉姜色》等偏文艺气质影片。

  而入围亚洲新人奖的影片(包括入围男女主演的),其中不乏后来为大众所熟知的《战狼》《唐人街探案》《缝纫机乐队》等商业气质浓厚的影片,也有如《黑处有什么》《少年巴比伦》这样的导演处女作。

  以今年为例,入围金爵奖的三部影片,《拂乡心》《春潮》都属于剧情片,而《铤而走险》则属于犯罪类型片。值得一提的是,三部影片背后也已有资本预定。尤其是无限自在、麦特等老牌营销公司的参与,让这几部影片也更具商业看点。

  从开幕式影片看,今年是首次采用双片开幕的形式,由管虎执导的《八佰》以及章家瑞执导的《穿越时空的呼唤》共同担任。